栖知

天青欲雨,可待空灵。

唔。

今天生日。

今天注册。

今天开学。

今天开始长弧。

今后和媳妇儿的灵青cp也一定会走下去。

【不定期掉落更新x


我就是喜欢江澄江晚吟江宗主。

我他妈管你怎样怎样。

不喜欢你自己不喜欢恶心去啊为什么要在别人澄粉理智分析的贴子里骂????

有病还是秀优越???

诶我他妈还就讨厌忘羡了怎么??

别人理智分析说你忘羡一句坏话了吗屑东西???

我捧羡澄踩忘羡还就这样了怎么???

我喜欢的人就算是纸片人也凭什么要受你侮辱???

那我还搞什么cp搞你得了??

草。

【我他妈磕shit都不磕忘羡:)

银女博看多了导致我想写性转沈老师…(?)

【冰秋】故梦(贺七夕)

私设如山。

仿江湖paro。

ooc归我。

啊我还是赶不及晚了一天qwqq实在不行那就贺立秋吧x

@春水煎茶🍵 春水劳斯您说的。七夕的。小甜饼儿。

——

00

“旧忆就像一扇窗,推开了再难合上。”

01

      落了三天的风雪终于在第四天的午夜里初霁,是以洛冰河清晨推窗望去时瞧见的是满目冷冽阳光下的银装素裹。屋檐边角上垂挂着不规律分布的尖细冰锥,似随意掰断一根狠力掷出就能取了路人老少的性命。然而洛冰河此刻没有那闲情逸致去实践这等杂念,他忙着整装洗漱,胡乱和着温热茶水塞了几块店家呈上的糕点,便急急揣上行囊一把捞过静卧床尾的配剑往屋后去寻他的好搭档。

       那四蹄洇墨的白马正正立在马厩中央乖顺地嚼着枯黄料草,不时刨地的前蹄却表明它也早按捺不住多天严寒清闲,渴望去那平的曲的道上一通撒欢狂奔,展示它天生出众的高傲不羁。

       洛冰河拍拍白马顺滑的鬃毛,遂了它的愿牵过缰绳轻巧翻身鞍上,猛夹马肚一声低喝便驱使它长嘶着跃过栅栏向那白雪皑皑的远方奔去,溅起身后一道空蒙雪雾。

       洛冰河此番下山为的是游历四海,依稀青霭野竹模糊了视线的含黛远山前,邈然出尘的仙师温声叮嘱他各项要事云云,少年人却只心不在焉地点头答应,视线内仅存了师尊掩在绀色滚云边的袖袍间的苍白指尖,心辕马意已不知魂飘何方。

       确凭一份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凌天侠义,换一朝春水洗剑以当万师的天下名扬。

02

      异域的风情装饰和柔软清脆的驼铃声在携着黄沙向后吹来的大风里仿佛是唯一的悠远,洛冰河拉紧了面部把他罩得只剩两颗滴溜转的眼珠露在不深阴影下的白布,粗糙的布料裹着细沙磨得他的脸颊泛红生疼。他习惯性地捏捏腰间配挂的香囊,牵起暂时归属于他的那匹双峰骆驼缀在浩浩的商队最后。

       几近排成直线的驼队踏着彼此的凌乱脚步行在滚烫沙海之上,伶仃单调的驼铃声在呼啸而过的沉默中愈发可爱,记下稀稀落落生长的低矮灌木与偶尔窜过对这队伍敬而远之的爬行生物的数目成了洛冰河消遣的唯一途径。

       又一日无趣的跋涉在领队的圆润大胡子叽里咕噜的沙哑音调里终结,围绕着绿洲搭起的帐篷火堆聚不起完整的一缕孤烟,洛冰河独自选了个僻静的背风沙丘建起他饱经风霜的破布帐篷。

       洛冰河对那些吝啬外商怪声怪气的语调和他们三句话不离的黄金香料不起兴趣,也幸好没有袒胸露乳的漂亮的褐肤姑娘对他纠缠不清,何况在他以一人一剑之力剿灭了所有前来劫货的土匪后,就连那些所谓的被保护者也小心翼翼地同他持着几步距离。

       他塞了一把粮食到凑得极近扭过头来的骆驼口中,它纤长的眼睫扫过手背带起略痒的触感,惹来洛冰河几天的第一个轻松笑容。

       逐渐降下帷幕的夜晚浸没在极端的宁静和安逸之中,洛冰河攥着他的香囊和他的骆驼伙伴一起等待破碎水银般溅落的群星在湖底荡漾。

       他已经两年零九个月七天没有回去那个被唤作故乡的清静峰,在这场烈酒堆叠起的寂静盛宴中,洛冰河竟从胡杨伸展的枝叶里嗅出了点竹香的意味。

       他只想闯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报一场静影沉璧的知遇。

03

      轻轻飘飘忽悠了一个下午的雨终于在傍晚时分不甘心地驻了步伐,换来漫天红橙蓝紫的零落云霞。  

       绫罗绣裙的姑娘小姐们纷纷绾了云鬓香腮点雪,祈盼在这幻梦的仲夏夜里偶遇一场可至碧海青天的柳梢月下,于是三三两两娇俏的嬉笑玩闹声盈满了河畔的风清云朗。

       洛冰河租了艘带着篷蓑的木舟泛游江上,他遣了那年青船夫回家去陪他的妻子做做相会鹊桥的美梦,解开栓在岸边的绳索任小舟领他随波逐流。

       洛冰河正撑着下巴望向江心出神,船身莫名的轻晃引他移开视线,一盏燃着橘黄烛火的莲形河灯在船弦一侧轻碰,有意推向的姑娘见她相中的俊俏郎君朝自己看来,蓦地绞紧手帕支支吾吾红了两颊。

       洛冰河见状微愣,这才发觉澄澈的河面上已三五成群地聚了河灯,那些满载好愿的小小使者打着旋儿随江流缓慢漂向不知何处的彼岸。他朝那姑娘扬了扬手中的香囊,略带歉意而骄傲地笑笑暗示他早己心有所属,也不顾她忿忿地剁脚,洛冰河一撑竹杆加快了船行的速度。

       以蹩脚针法七拼八凑绣成的小小香囊早在经年累月的摩挲中损了边角,只依稀可见那之上似是而非的苍劲竹枝。洛冰河在多得几近挤兑到搁浅的莲灯中划桨前行,汇成江流的温暖色调令他仿佛透过潺潺时光瞧见了莹亮灯火下小声咒骂着努力完成这奇异针线活的他的心上人。

       洛冰河在这幻象中于是加快了手上撑船的动作,带着心尖儿上的一抹甜蜜向那清浅夜空前绽在云端之上的烟火驶去。

04

“我梦见…这山河清平。”

“你我皆是少年郎。”

“我们纵马饮酒挑灯呵手照山河。”

“所以…”沈清秋抚过掌心之上正阳剑穗半旧的火红流苏,吹拂过如豆灯火的清风在他的面颊上留下湿润痕迹,抬手去触,却只得指尖冰凉,终究轻若鸿羽的叹息化开于沉沉夜色。

“这次,换我来候你。”

05

纤云弄巧,

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渡。

是哪处的江枫渔火,又入了谁的故梦。

——

fin.

——

ps.是一篇乱七八糟有点意识流的快赶产物。详情解析请见评论区吧orz.

【冰秋】夜雨(R)

私设如山。

ooc归我。

欢迎捉虫。

江湖paro。

没有什么奇妙play但就是恶趣味。

我想看A一点的沈老师。

——

【这番江湖的恩怨情仇纵使缺了沈清秋也依旧配得上一壶好酒,他洛冰河却不行。】

——

链接走评论?_(:3⌒゚)_

翻了告诉我我补orz.

[我想要评论(小小声)]

方舟比废狗爱我。
但是我依旧失去了星sir。
源石也用完了。新章又打不过。没龙门币升干员。理智和应急液也莫得。
淦。

【冰秋】和一颗星的约定

私设如山。

ooc归我。

魔女集会paro。

——

——

      被施了魔法的木制猫头鹰挂钟发出吵闹声响时,滚圆的红色太阳正从清静峰的东面穿过层层雾霭将它初生的金黄光芒探入竹林。

       厨房里准时传出了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碰撞的动静,浅色的炊烟从屋顶的烟囱里飘摇直上与乳白色的晨雾交融,热腾腾的香气逐渐从窗棂的缝隙中流出,引来几只贪嘴的早起鸟儿在屋檐上探头探脑。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作为主卧的竹舍里才有了手忙脚乱洗漱穿衣的声音,沈清秋随便抓了两把他乱糟糟打结的长发,胡乱将散落一地的衣服捞起套上,匆匆跨出门槛时还不忘用他从不离身的小魔法杖将屋内打碎一地的砚墨瓷盏恢复原样。

       当他踏着青石板上细碎的阳光一把推开厨房的门时却还是失望地叹出了声息。

       “真是败给你了。”

       “弟子说了,师尊的早膳,以后由我负责就行。”

        洛冰河依旧是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眉宇间甜甜的宠溺感几乎要化在周身笼着的温润晨光中。

       “就算是我,也偶尔想要做给你吃啊…”

       沈清秋小声嘟囔着任由洛冰河将他牵到桌旁坐下,从善如流地拿起竹筷戳戳还冒着热气的桂花小米粥,半分矜持半分急迫地咽下了今早的第一份美味。

       洛冰河不知从哪摸来了一把银梳,站在沈清秋身后小心翼翼地替他束发,生怕扯疼了在他看来师尊高贵的头皮。然而他本就装不来什么圣人君子,目光更是几度流连在沈清秋衣领大敞的白嫩后颈上被啜得红紫的印记,而后紧盯上了沈清秋开合的水光潋滟的唇瓣。

       洛冰河从来不是懂得在这方面抑制欲望的人。

       “师尊——”

       他趁着沈清秋抬头应答的那一刻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撵压舔咬,几般花样都玩够了洛冰河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个带着桂花甜香的吻,满意地看着沈清秋墨发掩映间从脸颊蔓延至耳根的粉红。

       “早上好啊。”

——

      任洛冰河再如何顽笑,清晨的功课也得完成,沈清秋亲自持着他的小棍棍示范了怎样将砍倒的青竹重新接回原木上,连饱满低垂的几颗露珠也恢复得分毫不差。

       洛冰河一边腹诽着这学了有什么意义,一边表现得可怜巴巴的将咒语毫无感情地诵了一遍又一遍,直至沈清秋再瞧不下去断了节的竹子只在地上随着微风颤动叶片的景状,只能暗骂一句握上洛冰河的手背不断调整他过于明显的瑕疵把戏。

        清静峰方圆百里内都不存在定居的民户,连这座青青葱葱的无主野峰的“清静”二字也是沈清秋稀里糊涂随口定下,究竟它姓甚名谁,大概也是无从考据。

       然而这偏偏合了沈清秋的意,他和这小徒弟身上的秘密总会教世人口无遮拦地传成异类,倒不如自己先离了尘世,换来半生清静。

       师徒二人的嬉笑怒骂皆滚入半山竹涛渺渺,泛不起波澜,也收不到回音。

——

      洛冰河在情/事上的热情远比在日常的魔法训练里要高得多。

       沈清秋好不容易在昏黄的烛光中将应当寄出的回信一一码好,让施了法术的纸鹤叼了各家各户地送去,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回头便瞧见洛冰河已坐在床沿努力作出一副乖巧的模样,热切的目光盯得他不自在地红了耳垂。

       青涩少年已不复当年怯懦自卑,少年郎的朝气与用不完的精力一股脑地涌出,令沈清秋也略微惊叹。

       他于是只好彻底断了再剪一尾烛芯把给柳清歌回信写好的念想,就着晦暗的满室橘黄走向洛冰河,给了他一个逆着光的蜻蜓点水似的亲吻。

        沈清秋微不足道的主动很快被隐没在涨潮般汹涌而来的情/欲之中。

       当粘稠热烈的空气重归于清冽时,沈清秋竟难得没有先洛冰河一步陷入昏睡,他将怀中仍在抽条长个的少年又往身旁拢拢,勉强抬手将他鬓角散乱的发丝往耳后顺去,低头吻开他似从多年前的雨夜后就难得在睡梦中放松的眉心,轻声道:

        “对着星星起誓,我绝不会抛弃你。”

       话音落了良久沈清秋才一挥袖袍将摇曳的烛火灭去,疲倦地合上眼沉沉睡去,因而忽略了少年隐约勾起的微笑以及眼尾一滴折射星光的晶莹。

       不知哪处轻飘飘的话语在晚风中消散。

       “晚安。”

——

fin.

——

大概会有设定和后续吧。

【冰秋】伟业

私设如山。

ooc归我。

我流疾速辣鸡短打。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预警。

——

——

       洗衣妇自知没念过几天书,便也不奢望洛冰河考取什么功名利禄,只愿他将来平淡幸福一生,子孙满堂,而不似自己一样地卑微低贱,成天顺着他人眼色生活。

       家庭和睦,不愁吃穿,是洗衣妇能想到的,关于洛冰河最好的未来。

       话虽如此,鼓励与志气却概不能少。

       洗衣妇揉揉洛冰河因忙着啃咬糖葫芦而一上一下的柔软发旋,搬了两把小凳同他坐在空落落的院子里等待月明星稀,她时不时地用粗糙带茧的指腹拭去洛冰河嘴角留下的糖渣,笑道。

       “娃儿将来大了,是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出去闯一番事业。”

      是以洛冰河从万剑峰上拔出正阳时,心里还揣着个除魔卫道拯救苍生的梦。

——

      沈垣生于商贾人家,见贯了逢场作戏,阿谀奉承摆阵布局自然也会了个七八。可他却是厌极了与那些满脑子权钱色的人虚与委蛇,加之上头还有两个哥哥,家业怎么也传不到自己身上,便安安心心地当他的纨绔公子,管什么来日方长。

       该说沈垣不惧死,却也不愿死。

       因此待成了沈清秋后,千方百计只为换得苟延残喘,竭尽所能地摆脱噩梦中那个惨绝人寰的结局。

       沈九的业,大抵是名扬天下,叫那些曾经的高高在上,全成了脚下淤泥。

       沈清秋却终被洛冰河这一叶障目,应了同他一道执手天涯,无论世人评说,甘之如饴。

      

——

      洗衣妇犹在时,仍是未谙事理的洛冰河唯一的愿,便是今后成了材,好护他的娘余生安康。

       却不料世事无常,半生喜乐成了一场破碎的空想,化作冰天雪地中的光影斑驳。

       然而踏过凛冬严寒,在柳叶飞花的偶遇中,素雅清高的师尊又成了他心尖尖上皎如月华的指引,去圆那场流离失所的梦。

        入过地狱,方知他乡美好。

        洛冰河到底是魔,背负了千百年来血雨腥风无可磨灭的恨与偏见,他的业,顺理成章合该是统率魔疆,为魔族攻下人间山河。

       但洛冰河偏地没有,反倒弃了往后种种,奋不顾身地去护他的师尊周全。

       仿佛他们相约的海阔天高,才是应当成就的伟业。

——

去看了哪吒。

超好看啊我吹爆!!!!!!!

观影效果五颗星好评!!!!!

藕饼还是饼渣我都可以啊他们锁了我能吹到下个一百年!!!!!

敖丙他好帅啊出场后我就全程无声土拨鼠尖叫!!!!!

就是电影院有点恶心。一开始只有声音没有图象害得我们看了三遍广告??而且为了下一场准备彩蛋没放就切掉了。敲。彩蛋我还没看orz.

【冰秋/长评】问世间,情为何物

给春水劳斯的《剪银》。

啊我是垃圾我不会写。

@春水煎茶。

——您的更新?

.

——

——

      春水劳斯的文笔在我看来时而华丽时而清新,就似他说的三月的桃花四月的风五月的烈焰六月的芙蕖,每一笔都是凝着心血的精雕细琢。

       《剪银》是春水劳斯难得有连载的一篇文,我从合集里一篇篇翻下来,只看了个开头就令人惊喜。

        其实在渣反里我喜欢沈清秋较洛冰河多一些,沈老师就是那种温和却坚毅而让人逐步沉沦的水中月雾里花,是心头的一抹白月光。

       而白月光拢了袖袍在朦胧暧昧的黑暗中剪一芯烛光,昏黄更染眉目间柔情似水,试问谁不愿如此佳人夜半挑灯候的原来是自己呢。

“楼前红烛夜迎人。”

       在原著中此刻沈清秋该候的人应是前来助他消解无可解的柳清歌,可他现在知道了门外的人原是洛冰河,便也不复当初的慌乱无措,反而亲自迎了他进门,解了曾经自己,也是洛冰河的一大心结。

       如果他们当初能似这样的坦率,大概洛冰河就不会心存魔障,以致后来的一场荒唐,兴许他们的结局更加美好。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洛冰河的反应着实让人心疼。

        他以为一切美好皆为幻梦,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与躲藏,让他觉得自己愈发不配沈清秋,而沈清秋永远都向着他人,总有一天会如烛火一般燃烧殆尽——却不是为了他洛冰河。

       他对自己的不信任,对沈清秋的不信任,对那个臆想中美好未来充满的怀疑,却令他不愿沉沦美梦,宁愿回到百孔千疮的现实中来。

       洛冰河鼓起多大勇气告白,就已经准备好了受到拒绝的多大绝望。

       若说我们看来渣反是甜甜蜜蜜的师徒年下,以洛冰河的视角看来却真真是一部残酷黑暗而绝望的人生惨剧——纵使结局圆满,却仍心存惧怕。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春水劳斯说这篇文的初衷就是想看沈老师各种调戏冰妹。

       因此烛光的意象便也染上二人的情/欲潋滟。

       在经历过往日种种的沈清秋看来这已是理所当然,换作那时的洛冰河却是只敢把师尊行为中的挑逗意味理解为他自己心存妄念。

       冰秋确实甜,却并非单纯的甜,是苦尽甘来,是劫后余生,是一切的一切尘埃落定后的岁月静好。

       所以。

       春水劳斯您还打算码完剪银嘛???qwqq